无柒

在漫长岁月里遇到一个你。

【追凌】浮云不慕(一)

*原作向,私设有

一、我们坐在客栈的桌子边,听思追讲那蓝景仪的故事(划掉)

“金宗主,别来无恙。”
金凌仔细打量着眼前人。一身白衣胜雪,饶是在一众姑苏子弟中,也颇为惹眼。云纹抹额束在额前,端正秀雅。背负古琴,奇怪的是并未佩剑。
“是。”金凌收回目光,眉眼一弯,勾出个笑来,让一旁的金氏门生看得目瞪口呆,“好久不见。”
西部蛮荒之地近日突生异象,葬骨山一带恶灵四处游荡,怨气颇重,寻常百姓连山脚都靠近不得。周遭村落接二连三出现失魂之人,次日就暴毙家中,毫无征兆。各大世家听闻以后,纷纷遣派弟子来此。至于有多少是为百姓的安危着想的,便自由心证了。
姑苏蓝氏向来不争名利,以蓝忘机逢乱必出为范。此次前来的虽然都是年轻一代的小辈,却也是同辈中的佼佼者。
金凌去年继任家主,接过名声狼藉的金家,不知用了多少法子,硬是把颓势已定的金氏拉了回来。金麟台表面看上去风平浪静,暗地里却各有异心。若不是对江澄多有忌惮,加上金凌行事的那股狠劲儿,偌大的金麟台怕是早就乱作一团。在外,兰陵金氏俨然已成了众矢之的,大大小小的世家,对金家的针对都摆明面儿上了。内外都不容乐观,金凌这个家主的处境也是举步维艰。
蓝思追来的路上,听说金凌亲自带着门生前来,倒有些意料之外。

金凌挑了个靠窗的桌子,同蓝思追一起坐下。
街上到处都是负剑的各个世家弟子,当地的百姓却不见几个,摊贩也不似平常热闹。
安危难料,哪还有心思上街。
金凌把视线收回来,看见蓝思追正盯着自己,猛一个机灵,咳了一声道:“你一个人?蓝景仪呢?不是一直和你一块儿。”
“半月前夜猎,景仪受伤断了腿,还在云深不知处养着。”
金凌“啧”了一声,“很厉害的妖物?”
“是,不过他的腿不是被妖物所伤。回去的时候一脚踩空摔的。”
金凌没绷住扑哧笑了出来,道:“十成十是太嘚瑟了。”
“倒也吃了不少苦头。”
“该。”
蓝思追笑着摇摇头,觉得有趣,道:“若是景仪听见了,定要与你拌上几句。”
“我可不怕他。”
金凌敛了笑正色道:“你剑呢?”
“断了。”
金凌瞪大眼睛满脸疑惑,蓝思追温吞吞喝了口茶,继续开口道:“那次夜猎出了些意外,我主修琴,剑术也不算好,便断了。”说着取下腰间的乾坤袋放在桌上,“可要看?”
金凌翻了个白眼,随手丢了个花生米进嘴里,道:“断剑有什么好看的。改日金宗主替你寻把好的。”
蓝思追顺着他的话接道:“有劳了。”
说完两人便看着对方笑了起来。
说不出为什么,金凌只觉得十分畅快。不必斟酌字句,不必思前顾后。
不知是因为同故友重遇,还是因为这个人是蓝思追。

一名金氏门生走过来,作了个揖,对金凌道:“宗主,又出现了。”
金凌同蓝思追对看一眼,拿起放在桌上的岁华,后者则是点点头,起身和金凌并肩而行。

这一行人到的时候,已有不少世家弟子在附近查看。
岁华闪出金光,金凌眉头一皱,看着岁华道:“在这附近?”
“不对。”蓝思追突然出声,往四周看了一圈,“从这里开始,五里以内……”
金凌抬起头,对上蓝思追的眼睛,接下他没说出的半句话,“皆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