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步泠散

一切随缘。

【追凌】小阑干01


*原著背景,剧情走向我也不知道是个什么(。
*标题是词牌名,起着好听,和正文内容没有关系。
*
看手速大概是月更(……)


——

秋末,云深不知处。

天气逐渐转凉,山中寒气更甚,一众姑苏子弟早早换上了冬装,三两走在一起准备去上早课。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,少年人本就朝气,虽不敢放肆,但还是忍不住嬉笑打闹几句。其中数蓝景仪嗓门最大。

这厮不知被罚过多少次,总也不长记性。

蓝景仪往前走了几步,转过身,同一行人面对着走,边走边道:“诶诶,思追,咱们什么时候再出去夜猎呀!要我说,上次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蓝思追就轻咳一声,伸手把他拉了回来。蓝景仪还疑惑着,就见原本笑嘻嘻的一群人突然正了色,端端正正道:“含光君。”

蓝景仪吞了吞口水,再一转身,结巴道:“……含、含光君。”

蓝忘机并未说话,眼神淡淡扫了一圈,略一颔首,便走了。

蓝景仪看着蓝忘机的背影,抹了一把虚汗。

这下倒没有人再说话了,生怕再遇到个蓝启仁,可就没这么好揭过了。蓝景仪四周望了望,压低声音对蓝思追道:“过两日出去夜猎吧,再邀上几个人,怎么样?”

蓝思追也有此意,多出去历练历练总是好的,随即点点头,道:“上次夜猎欧阳公子说要一起的。”

蓝景仪拍拍额头:“我怎么把他给忘了!还有……金凌!他肯定愿意。”

蓝思追愣了一下,耳垂蓦地红了,嘴里轻声喃喃道:“金公子么……”

蓝思追倒有些不敢见金凌,一想起上次的情景,心中便是一阵慌乱,还有那么些不可言明的滋味。


蓝思追和金凌是无意间遇上的。

两人也没有多说几句话,就心照不宣的结伴而行。

金凌夜猎时大多都是一个人。他同其他世家的子弟不交好,因此那些人夜猎时并不会想起金凌,少有的几次便是蓝思追和蓝景仪邀的。

金凌虽然总冷着一张脸,但心里还是很乐意和他们一起的,甚至还有那么些他都没有察觉到的……欣喜。

至于蓝思追……这人性子好,无论金凌怎么臭着脸,他总是笑脸相待,不像蓝景仪,说不了几句就能和金凌吵起来。不过金凌倒是很喜欢和蓝景仪拌上几句,而蓝思追则是在一旁笑着。和他们在一起时,金凌总能体会到从没感受过的滋味。

朋友。

是和朋友在一起的滋味。尽管金凌不屑承认,但他的确有些羡慕蓝景仪的,自己是从来没有过像蓝思追那样的朋友。

金凌正发着楞,只听蓝思追道:“金公子,你有没有觉得这附近……有些吊诡?”

金凌方才回过神,被蓝思追看得一窒,随即转过头把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清了出去,开始仔细端详四周。

天色渐晚,夕阳的余晖将将缀在天边,山风阴冷,吹过时林叶“簌簌”作响,四下无人,无端诡谲。

金凌不禁打了个冷颤,道:“说不上来……”一只手已经握在了岁华的剑柄上。

忽然狂风大作,夹杂着低低的女子的叹息声

岁华出鞘,金凌冲蓝思追看了一眼,蓝思追正一手抱琴一手轻按在琴弦上凝神聆听这诡异的女声。

过了小半晌,叹息声转为大笑,时远时近,飘忽不定,叫人探不到实处。忽而蓝思追觉得一阵眩晕,再睁眼时已经置身一片白茫茫当中,却不见金凌的身影。

“金公子!金凌——”

蓝思追喊了两声,无人回应。他心下正琢磨着当前的状况,又是一阵眩晕,不过这回他到的是刚刚那片山林。

余晖已经散尽,天完全黑了下来。

蓝思追定定神,决定先回到他与金凌走散的地方再做打算。他心里着急,走了几步就跑了起来。一路小跑,远远看到了个背影,在夜色中颇为显眼,正是金凌。

蓝思追大喜,边跑边道:“金公子!你还好吗?”

金凌没有反应,仍是站在原处。蓝思追心中存疑,绕到金凌面前,一下子便愣住了,有些手足无措。

金凌两眼空洞无物,直直盯着前方。

“金凌?金凌?”

四周突然发出了尖锐而肆意的笑声,蓝思追把金凌护在身后,警惕地道:“你是何人?想做什么?”

笑声更加张狂,竟颇具玩味,夜幕下,一个女子的形态在半空中化出,她道:“本想看看你这眉清目秀的小公子,心上人会是怎样的姑娘,想不到竟也是个公子,真是可惜呢。”

心上人?

蓝思追呼吸一窒,心跳的厉害。

我的心上人……竟是金公子么?

那女子见蓝思追这副呆愣的模样,又是一阵嗔笑:“公子想是还没发现自己的心意呢,没想到姐姐这回还帮了一个忙!”

蓝思追脸烧的厉害,手指紧紧攥着衣袖,怒道:“你把金凌怎么样了!”

女子掩面大笑,愈笑愈猖狂,蓝思追一手托着琴一手抚上琴弦盘腿坐下,纵使心中大乱面上还是强装着镇定。女子收了笑,嘴上道了句:“有意思。”蓝思追来不及琢磨这话的含义,就见那女子幻化出的形态逐渐变淡,不过须臾,竟是消失了个干净。

蓝思追起身负好琴,金凌依旧是那副模样,他思忖片刻,还未拿定主意,忽又见四周白光大作,他下意识去拉金凌的手臂,接着便沉沉昏了过去。

再醒来时,蓝景仪蹲在他身边,耷拉着脸,看上去简直要哭出来了,视线一移,金凌也在身边,眉头紧皱,看上去与平常无二。

蓝思追松了一口气。

“思追你没事吧?吓死我了!”蓝景仪也松了一口气,干脆坐在了地上。

蓝思追摇摇头,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攥着金凌的衣袖。他收回手,想起方才那女子说的话,面上一热,转移注意似的,赶忙从地上站起来。

金凌两手抱在胸前,蓝思追朝他看去,发现金凌竟是……瞪了自己一眼。

蓝思追想问问先前发生了什么,又被这一瞪生生噎了回去。

两人似是无话,实则各怀心事,蓝景仪倒不曾看出什么,搭上蓝思追的肩膀,神秘兮兮地说道:“思追你是不是遇到幻妖了?”

“幻妖?”

这一问是蓝思追金凌二人同时开口,蓝景仪对这个效果十分满意,继续道:“对啊!我听别的修士说的。这山上有只幻妖,从不伤人,但喜欢捉弄人,很多人都被她捉弄过。听说还能制造幻境,窥探人的内心,可神了!”

他说这话时一直看着蓝思追,见蓝思追不说话,他激动道:“你真的遇到了!?”

蓝思追怔怔点头,蓝景仪痛心扼腕:“我怎么没这个运气!你看到什么了吗?传说可靠吗?幻妖长得好看吗?”

蓝思追心里早就一团乱麻,脸上发热,红了个彻底,蓝景仪这一串他也不知道从何答起。他扭头去看金凌,发现金凌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。

若没有看错,金凌似乎……脸红了?


—tbc—



【追凌】是光


很短的脑洞,大概是——过日子。


一座城市最繁荣不过夜幕降临,霓虹灯散漫在各个人群聚居的地方,万家灯火通明。再凛冽的风都能化去二三棱角,丝丝扣入心里,是暖的。

蓝思追紧了紧缠了几圈的围巾,耳根冻得发红。

手机提示音在喧闹的人群里显得太过渺小,大抵是听不见了。

蓝思追走了几步,又停下,从口袋里拿出手机。身边三三两两有人经过,他定在那里,手指在屏幕上划了几下。不难发现,从锁屏到壁纸到聊天背景,都是一个人。一个好看极了的男孩子,像三四月的暖阳。

金凌。

蓝思追的指尖停在屏幕上。

——到哪了?

随后他退出界面,直接给金凌拨了过去。

“在楼下。”蓝思追抬头看着眼前这座办公楼,玻璃的窗户映着暖黄色的灯光,模模糊糊能看到些人影。蓝思追只盯着一个方向,嘴角含笑,连眼睛都像是藏着笑意,“看到我了吗?”

“看到了。嘿,我男朋友在等着我啊。我下来了。”电话那头语调轻松,还有点小开心。

“你先别下来。”蓝思追转身看了看对面的热饮店,队从店里排了出来,“你想喝拿铁还是奶茶?”

“你觉得我今天想喝什么?”金凌站在窗前,看到蓝思追从楼下走了出去,站到队尾,心头一暖。

男朋友呐,贴心的男朋友。

“奶茶吧,甜的。”蓝思追顿了顿,在等金凌的回答。

“行。”金凌换了一只手拿手机,腾出来的手蹭了蹭鼻子,话到嘴边还没来得及思考一下就溜了出去,“你今天有点甜。”

说完,耳朵红得都能赶得上楼下的蓝思追了。

金凌只能听见蓝思追的几声轻笑,登时后悔说出那句话,假装正经地咳了几声。

蓝思追敛了笑,说:“那先挂了,一会叫你下来。”

“好。”

如往常一样,蓝思追来等金凌下班,又与往常不一样。不知怎的,金凌总觉得,哪怕只是重复同一件事,每一天总是不一样的。

比如,今天比昨天要开心一点,明天会比今天更开心一点。

为什么呢?

不知道呀。

金凌从楼里走出来,拢了拢衣服,笑着说:“你是不是糖精变的啊?”

蓝思追低低笑了一声:“是啊。你可小心点,别把我捂化了。”

金凌接过他递过来的两杯奶茶,蓝思追把围巾拿下来,裹到金凌的脖子上:“不冷了。”

金凌把围巾向下扒了一点,看着蓝思追说:“你不冷啊。”

“不冷。”

“那你围过来。”

“给你捂热。”

“你不怕把自己捂化了啊?”

两个人一问一答,突然一起笑了起来。

“走吧。”蓝思追说。

“去哪吗?”

金凌看着蓝思追的侧脸,从额头到眉毛、眼睛、鼻翼、嘴唇、下巴,在路灯下,像镀了一层光。

金凌忽然想,我喜欢的人啊,会发光。

许是被自己的想法肉麻了一回,金凌打了个寒颤。

蓝思追转过脸——他这张脸像是总是笑着的,他对金凌笑着说:“回家。”

金凌一把搂过蓝思追:“哎!”

回家。

我们回家。

路灯下有人走过去,有人在笑在闹,有人把时光紧握,有人携手漫漫长路。

前方都是光亮。

不对,他就是光。



—Fin—

废话放在最后说。
晚上出去突然脑补了一下追凌平平淡淡过日子()就很喜欢这种感觉吧,但是表达不出来。
路灯下有个人在等你,等你回家。

【追凌】凑巧

*现代paro,一发完。


1
晨光从一片黑暗中找出一道裂缝,沿着这条缝一点点将自己挤出去。第一道天光乍破,随后黑暗渐渐褪去,这个城市开始苏醒。车水马龙还没出现,路上行人寥寥。不知过了多久,行人的脚步变得匆忙,喧嚣声开始爬上这座城市的主旋律。

地铁站台上已有不少人在等待。

金凌的鞋尖正好落在地上的那道黄线后,不偏不倚。而他垂着头,眼皮重重的合着。

地铁的广播响起,提示本次列车即将到达。

金凌睁开眼睛,眼神还有些涣散——刚和周公道了个别,依依不舍。他仰起头,把眼睛合上,又仪式似的慢慢睁开,长舒了一口气,这才似活过来了一般。金凌扭头看向地铁进站的方向,随着列车前进,又一点点把头转了回去。

车厢里基本都是空座,金凌扫了一眼,伸手抓住眼前的扶手,没有坐。

他平视前方,在心里默背了一遍今天早上要抽查的课文。眼神有意无意地往左边的那节车厢瞄了几眼,嘴唇动了几下,像是自己在和自己对话。说的是,“下一站”。

列车到站,车门打开,进来的人明显比上一站要多些。
金凌把头扭了个不大不小的角度,余光恰好能把左边车厢尽收眼底。

不过这眼底只能装下一个人。

约莫与金凌站在一条线上,是个同他年纪相仿的男孩子。白色卫衣,黑色长裤,穿搭极为简单,却十分贴身。黑色短发干净清爽,一根白色耳机线从耳旁垂下去,同上衣浑似一体。

金凌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上衣,心里蹦出三个字:嘿,巧了。

也是一件白色卫衣。

少年的眼前顿时明亮,心里痒痒的,像是什么扎根已久的东西破土而出。

金凌回过神,面上有些窘迫,暗骂了自己一句“出息”,咬着嘴唇,收回了自己无处安放的眼神。

就这样盯着前方,直到到站都没再偏过头。


2
秋天刚刚冒了个头,带走七分酷暑,两分聒噪,留下一分清清爽爽、属于秋日的气息。

金凌走在教学楼间的路上,脚下不时有踩碎枯叶的声音发出,脆生生的,夹杂着让人莫名开心的奇妙因子。走过高三的教学楼,金凌顿了一下,回过头去看这幢沐浴在晨光中的楼。阳光洒在银色的栏杆上,反射出的光有些刺眼,金凌眯了眯眼。

从四楼的楼梯口走出来,一路沿着栏杆走到第二个教室的人,同光一起刺进金凌的眼里。

比光更刺眼。

是地铁上的那个男生。

金凌看着他的身影进了教室,才转身继续走自己的路。他两手插在兜里,手心攥出了一层薄汗。


3
蓝思追拿出一本练习册,摊开放在桌子上,心下有些茫然。目光落在第一道习题上良久良久,思绪已经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。他定定神,抽出一张草稿纸。

黑色水笔在纸上游走,勾勒出一个少年的轮廓。

光影交叠,一齐落在蓝思追身上,由眉眼到笔触,都温柔到了极致。


4
金凌喜欢蓝思追。

为什么?说不清,道不明。

可是就是这样,金凌,喜欢蓝思追。

就是那么不讲道理。

听到他名字时无意的留神细听,不经意碰到时多看的一眼,甚至刻意提前十分钟出门,在地铁上的“偶遇”。

金凌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蓝思追有这种感觉的,却也苦涩的接受了自己的这份单恋。

结不出果的花,也总要贪享一方阳光,明媚的开着,直至凋零。


5
时间才是最会给人带来惊喜的东西,总是刷的一下就过去了,晃得人晕晕乎乎。

高考结束之后,学校里少了一拨人,突然显得有些空荡荡的。

或许是心里空了吧。

金凌从嘴角扯出一个笑容,低头从那幢空楼旁走过去。
好像自己从没在那里驻足过,也从没在心里深深藏着那样一个人。

金凌想,或许可以把他赶出去了。


6
足球场上十几个少年追着球肆意奔跑,日光有些灼人,少年们皆是大汗淋漓,不过一点都没影响他们对场上球的关注。

金凌眼看着飞过来的球,心里只想着能踢到球追平比分,一不留神,狠狠摔到地上。

“嘶……”脚好像扭了,金凌有些懊恼。

裁判喊了暂停,十几个人把金凌围在中间。站在跑道边的几个高二男生见状也往这边跑过来。

“脚扭了?”蓝思追蹲下来看了看金凌的脚踝,“我背你去医务室。”

金凌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,只由着蓝思追把他背起来。

他靠在蓝思追的背上,不知是因为太热还是别的什么,脸烧的通红。

他的意识开始模糊。

后来发生了什么来着?

金凌慢慢睁开眼睛,无措的打量了一圈,是自己的房间。

他坐起来,揉揉头发,眼睛涨的酸痛。

“……原来是梦。”

时针夹在五和六之间,换了平时,金凌会倒头再睡个几十分钟的回笼觉,但是今天睡不着了。

金凌低骂了一声,只觉得烦躁的很。

他套上校服外套,恹恹地往床上一倒,突然又泄了气。

忘不掉,原来还是忘不掉。


7
比平时足足早起了一个小时的金凌同学一到教室就趴在桌子上,脑子里乱成一团。他盯着自己的校服裤子发了许久的呆,一个激灵,突然惊醒,这才想起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。

上一届的优秀学长学姐回来做演讲!

必然少不了蓝思追。

金凌哆嗦了一下,心里也成了一团乱麻。


8
金凌长这么大,可能都没有像今天一样凌乱过,也不曾如此慌张。

他是第一次这样光明正大的看蓝思追。蓝思追说了什么,身边的人和他说了什么,金凌一概没有听见。迷迷糊糊的直到所有人都起身退场。

金凌跟着人群一起往外走,心跳好像一直都漏了半拍。

几个小时前还在他梦里的人,几个小时后就站在离自己不过几排座位的地方。在说,在笑,不是梦。

人流散的差不多了,金凌仍然站在会堂的门前。

有一点留恋,有一点不舍。

金凌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。

恍惚间,他听见有人叫他。

是那个刚刚对着满会场人做演讲的声音。

是那个他深深刻在脑子里的声音。

他转过身,在对面门,那个人向他走过来。每走近一步,金凌的呼吸就急促一分。

“学……学长!”金凌慌乱开口,声音有些颤抖,“我,我……”

“你叫金凌,我认识你的。”蓝思追缓缓开口,声音很轻,却在金凌心里一个字一个字的烙下一记,让人晃了神。

金凌愣在那里,不知所措。蓝思追看着他,静静地等他说出下一句话,嘴角的笑比冬日的暖阳还要温暖,照进金凌的心中一隅,将将化作入了他骨子里的温柔。

他此刻是说不出任何话的。

两人就这样保持着奇怪的对视。

“……学长。”

蓝思追轻笑一声,将手里拿的东西递给金凌。

“回去上课吧。”

金凌点点头,蓝思追犹豫了一下,终于开口:“要不要……大学也和我一起上?”

金凌仔细品味了这句话,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。


什么意思?

怎么办?

跑!


9
蓝思追没等到回答,就见金凌逃命似的一溜烟往楼梯口跑。

“学长等我——”

金凌的声音轻飘飘的从楼梯口传出来,钻进蓝思追耳朵里。少年清脆的声音搔得蓝思追心里痒痒的,一颗心终于尘埃落定。


10
金凌翻开蓝思追送的笔记本,一页一页的翻下去。

指尖抚过纸面,抚过蓝思追笔下,细细描摹的自己。

那些不知从何时开始的悸动和克制,原来不止自己才有。


金凌,
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凑巧的事,
但我希望你能凑巧喜欢我,
像我喜欢你一样。



—Fin—